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汉王中文 >> 楚臣 >> 第七百五十九章 关中(六)

第七百五十九章 关中(六)

泾水西岸的关中盆地上,马蹄狂奔的声音,似战鼓在人心之间震响。

“什么,天亮之后都没有看到平夏部的先头骑兵出泾水河谷?”

得报池阳北部的斥候等到天亮都没有看到李思齐的先头部队出泾水河谷,坐在马背上盯着桑河湾战场的王茂,心头顿时间阴云密布。

大股骑兵南下的速度,自然没有想象中那么快,但斥候、游哨等先头部队有探路及侦察敌情的责任,定然需要比主力部队更早、更快的出现。

要是天亮之后,李思齐的先头骑兵都没有出泾水河谷,那平夏部羌骑的主力,根本不可能赶在预定的时间内,进入黑牛滩东岸增援!

李思齐到底在干什么?!

“这里面怕是有诈啊!”

王劾勒住缰绳,停下马来,皱着眉头说道,

“对岸的梁军看似连夜又有大股兵马聚集过来,但清晨的攻势有气无力,完全不是曹霸那武蛮子的风格!王孝先手下都是一群软蛋,绝大多数都不战而降,这路梁军从天水东进过来,都没有逮到什么硬仗打,绝不可能这么快就打疲了……”

“你速去点齐两千骑兵拉出来,跟在我后面增援黑牛滩,速度要快。”王茂感觉要糟,等不得王劾点齐骑兵,先紧急率领三百扈骑,快马加鞭往四十里外的黑牛滩东岸增援过来。

王茂身边的扈骑,所御皆是百里挑一的良驹,但赶到黑牛滩已经是辰时末刻。

他远远看到仅有两千步骑防守的黑牛滩东岸,简易防线已经被梁骑撕开数道口子,心都又凉了半截。

他们在防线后驻扎的大营,这时候也都被小股梁骑从两翼突杀进来。

这些梁军骑兵大白天都高举着火把,绕开追兵的围追堵截,将一座座的营帐点燃,不断在防线后制造更大的混乱。

除了黑牛滩因为这一段河床是一整块黑色岩石,仿佛黑牛伏在水下,形成两百余步宽的浅水滩,可以直接供骑兵通过之外,黑牛滩上下游方向,还有梁军连夜伐木打造的数十只浮筏,正载着弃马步战的梁军健勇,渡河杀来。

黑牛滩还是太窄,正面又有武德军过去三四天时间里赶着修建出来的简易防御工事,防御工事之后数百成德军的重甲步卒执重盾战弩长矛守防御,两翼又有成德军的轻骑、具装甲骑列阵。

想要直接从黑牛滩这么狭窄的通道抢攻渡河,并在东岸夺得立足之地,难度很大,伤亡也将极其惨重。

打造简易浮筏,争取在黑牛滩两翼多点渡河,更容易绕开成德军在黑牛滩正对面建立的防线后,将兵力上的优势充分发挥出来,往东岸纵深突破。

虽说成德军在漠峪河里还有少量的水军战船,但昨日入夜时,王茂判断桑河湾将是梁军的主攻方向,不大规模的千余水军力量,都被他调到漠峪河下游的河口位置去了,却没想到梁军真正的突破口选在黑牛滩。

除了已经投入战场的三四千梁军外,王茂看西岸黑压压一片,少说还有四五千梁军等着渡河。

这叫他眼前一阵阵发黑。

李思齐的三千羌骑失信未到,此时梁军集结于黑牛滩的精锐兵力,是他们的三四倍之多,此时都在拼了命的抢滩渡河,这仗还要怎么打?

不管多艰难,王茂也知道他没有轻言放弃的余地。

这边被打垮掉,梁军就直接贴着北山的边缘东进,封住泾水河谷的南口,那成德军连同王氏亲族、将吏家小四五万人马,都将陷在泾水、漠峪河、渭水之间,沦为瓮中之鳖,一个都逃不出去。

“儿郎们,跟我上!”

虽然王茂这几年来不再冲锋陷阵,但他知道自己下面两个弟弟不是省油的灯,即便受封世子,却也没敢沉溺于淫奢的生活之中,而忘却军政之事。

他挥舞着战戟,激励身后将卒的士气,牵动缰绳,第一个策马往战场杀去。

梁军连夜也没有造出多少简陋浮筏,再加上漠峪河东岸的河堤大体还算完好,这增加了梁军渡河的难度,这使得两翼渡过河的袭扰梁军,数量还极有限。

王茂不去管两翼的袭扰梁军,看到目前梁军的主要渡河通道,还是黑牛滩这一片浅水域,心想他们只要能将梁军主力压制在狭窄的河滩上打不上来,不叫梁军的优势兵马从容的展开,等王劾等人率后续的援兵赶来,这一仗他们就还没有输。

即便没有身边的人拉着,王茂却也不会直接进入混乱的战场厮杀。

激励过士气后,他在十数扈骑的簇拥下,停在战场的边缘,看着随他赶过来的三百精骑冲进战场,果然将梁军的气焰打下去几分,将数百渡过河来的梁军压在残堤之下、二三百步纵深河滩地里。

然而没有等王茂心里宽慰多久,梁军又增派两队重甲步卒,骑马渡河,然后在河滩地两翼结阵,中间又有一队重甲骑兵徐徐渡河过来。

梁军极少用重甲骑兵冲锋陷阵,但不意味着梁军必要时凑不出两队重甲骑兵来。

梁军新一轮的战前整队完毕,千余人马以重甲步卒、重甲骑兵、轻甲弩骑为主,从狭窄的河滩地,往紧挨着河堤修建、却已被打残的防御工事仰攻过来。

这些梁军一边举着各式兵刃、战械簇拥过来,一边大声嚷嚷着什么。

战场之上太过嘈杂,王茂又距离相对较远,听不清梁军在叫什么。

“这些梁军将卒大叫李元寿、李思齐已经投降大梁,不仅不会赶过来增援,还已经夺下永寿县,堵死我们北撤的通道。”

黑牛滩东岸守军的副将奢融赶过来回禀梁军在大叫着什么。

“胡扯!李元寿、李思齐绝不会投降梁军!”王茂气急败坏的大叫。

虽然他这时候也颇为心慌,但说到李元寿、李思齐已经投降梁军,他是第一个不相信的。

真要那样的话,梁军完全没有必要在黑牛滩拼这么凶,而李思齐也完全可以趁他们不备,袭杀他们的后路,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不知道是出了什么变故,或许更有可能是李思齐胆怯了,但他绝不相信李元寿、李思齐已经投降梁军。

“下面的将卒更关心李思齐的援兵在哪里,什么时候能到?”奢融问道。

他们或许不信李元寿、李思齐父子已经投降梁军,但下面的兵卒,甚至中下级武官都更关心援兵什么能到,没有援兵,仅靠他们两千多兵马抵挡梁军一波紧接一波的进攻,士气撑不住多久。

冯宣昨夜就亲自赶到黑牛滩西岸坐镇,并将诸部精锐都抽调过来,清晨过后组织人马抢滩渡河,并没有打得太激烈。

一方面冯宣需要有步骤的破坏敌军在东岸残堤修建的防御工事,要不然骑兵会被这些防御工事挤住施展不开。

另一方面也是冯宣并不确定平夏部骑兵什么时候会过来——韩豹也来不及派人翻越上百里泾水河谷以西的崇山峻岭通知他,冯宣担心兵马往东岸纵深延伸时,侧翼会暴露在随时赶到的平夏部羌骑的兵锋之下。

然而,在看到王茂亲自带着数百扈骑仓皇从桑河湾东岸防线赶到黑牛滩,这时候不仅对敌军在东岸的简易防御工事破坏差不多了,冯宣更能确认李思齐所率领的平夏部羌骑在泾水河谷里被韩豹他们拖住了。

这一刻,冯宣直接多派两倍的兵力进入对岸的河滩地,加强进攻密度与烈度。

不得不承认敌军的意志很顽强,又占据地势上的优势,但这时候从两翼渡河的袭扰兵马也已经多到能集结成骑队,不断从侧翼突袭、冲击敌军防线的后背,敌军很快就支撑不住。

没有敌军的拦截,一队队骑兵就仿佛脱手的战矛,纷纷杀入漠峪河东岸。

冯宣先着卢泽率一队骑兵,以最快的速度往泾水河谷杀去。

韩豹所部即便如期将平夏部骑兵拖在泾水河谷之中,但韩豹所部三天四夜用脚狂奔三百里山路,其第一批赶到战场的前部将卒状况必然极差,这时候却还要奋勇与敌军纠缠,要是不增援,将平夏部羌骑逐走,伤亡将难以想象。

除了卢泽率一部骑兵先往东北方向的泾水河谷驰去外,冯宣还下令李挚率一部马步兵紧随其后,但不用进入泾水河谷,而是在池阳城的北面、泾水河谷的南口附近择地结营,彻底堵死成德军北逃的通道。

他亲自率领余下三千多骑兵,沿着漠峪河东岸往下游突进,将敌军在漠峪河东岸的防御兵马都打溃掉或逼退,以便还留在西岸的曹霸、侯莫两部以及一部辎工辅兵能顺利渡过漠峪河……

…………

…………

虽然成德军在渭水以北、泾水以西拥有逾两万骑兵,但其有近一半的骑兵都集结于咸阳城对面的渭水北岸,用来抵挡南岸四万多大梁精锐,从咸阳城西侧组织舟船渡过渭水。

虽说雍州境内的舟船都被王元逵搜剿一空,渭水下游以及灞水的河道都被沉船堵住,但李知诰在凤翔境内还是找到一些舟船,紧急集中到咸阳来用于主力渡河。

王元逵最终的目标,还是想带着嫡系人马,逃往渭北高原深处的庆原等地。

这决定了他不可能用撤退缓慢的步卒部署在渭水北岸,去拖延南线梁军主力渡河的速度,但他将半数骑兵当作殿后兵马,部署在渭水北岸,其漠峪河东岸的防线崩溃之后,他手里没有更多的机动战力,对整个局势的崩坏,也就根本没有补救的余地。

等到漠峪河以西的步骑都进入东岸,冯宣也没有冒险去直接进攻咸阳城对岸的万余敌骑。

这时候甚至都没有必要专门去为南线主力打开北渡渭水的通道,冯宣直接率领兵马往北面,往泾水河谷南口的池阳县境内集结,与南线主力形成南北夹攻之势,彻底叫成德军遁地无路、飞天无门。

池阳两千余守军,第一时间弃城往醴泉城逃去,随后更多的成德军人马,都往醴泉城蜂拥而去。

冯宣对此也都是无动于衷,他在等南线主力按部就班的渡过渭水,再一起往醴泉城下进逼过去。

醴泉城池是极为坚固,但醴泉就在泾水的西岸,四周一马平川。

王元逵是在渭水河道里凿沉大量的舟船,但没有敌军的干扰,冯宣相信水军战船驶过来,与两岸的辎工营辅兵将一艘艘沉船从主航道上拖开,恢复渭水、泾水等主要河道的通航,并不需要多少时间。

到时候他再与荆振、孔熙荣、李知诰等路兵马在醴泉城外会师,等洛阳新造的重型战械将源源不断的经渭水、泾河运来,必然能以低得多的代价叩开醴泉城的城门。

韩豹率部奔袭三百里进入永寿县东南的黑风沟,双脚就被战靴磨得血淋淋,之后又率前锋疲卒将平夏部骑兵引入黑风沟纠缠,等他被抬进池阳城救治时,两脚早已经一片血肉模糊。

在后续兵马赶到黑风沟增援,第一批进入黑风沟的三百多前锋,两百人战死,余者,包括韩豹在内,皆是伤痕累累;而等卢泽率部进入泾水河谷,李思齐率平夏部骇然而走,从铜官城往西迂回突袭的两千兵马,总计有五百多人战死于黑风沟之内。

突击兵马没有重甲护身,又是极致疲累,战死五百多人,仅在黑风沟战场留下两百多敌军尸体,以战损比例来说,要远远高过敌军,但就整个拦截作战的战局而言,却是首功。

四月下旬,八万大梁步骑及水军精锐,将五万多武德军兵卒及将吏家小死死围困于醴泉城里。

醴泉城是坚固,但作为雍州下辖县城,仅有五百步纵深,环城墙一周仅两千余步而已;远不能跟城墙长逾二十多里的雍州城相提并论。

这么点大的城池,平时城里也仅有六七百户民户居住。

这时候王元逵、王茂却将连兵卒及王氏亲族、将吏家小近六万人以及三四万匹大型牲口都装了进去,拥挤程度可想而知。

醴泉城太小,城中即便可以宰杀战马及其他大型牲口充饥,但没有什么防御战械。

而在将四城门堵死之后,围城的兵马直接将旋风炮等重型战械推到城前二百步处,甚至可以无死角的轰击到城中任何一个角落。

这时候不可能再给王元逵、王茂父子什么厚待。

除了营指挥以下的中低级武官及普通将卒投降可以得到豁免外,荆振亲笔所拟的敦降书,将成德军一干高级将领、吏臣及王元逵、王茂父子都列入必擒或必杀的战犯名单。

荆振甚至还给王元逵、王茂父子的头颅开出千金赏格。

在上百架旋风炮、攻城弩持续进攻下,守军每时每刻都要承受伤亡,士气很快就彻底崩溃,陆续有守军兵卒吊着绳索出城投降。

到第四天醴泉西城门守军副将奢融联合将卒擒住主将王烈,打开西城门迎接围城兵马入城,沿路守军皆望风而降。

即便被列入战犯的守将也都纷纷放弃抵抗。

不过王元逵、王茂父子二人,最终也是没有将自己的头颅便宜别人。

他们将府里数十女眷都赶到县衙后院用箭射杀,然后堆积薪柴,浇上火油点燃,他们父子二人最终投入火海自刎身亡。

荆振、孔熙荣、李知诰、冯宣、朱贞进城后,赶到熄灭的火场,辎工营辅兵仅仅从残院里清出一堆烧得面目全非的残尸。

“将王元逵身边的将臣、侍卫分开来审讯,确认王元逵、王茂父子杀死妻妾之后走进火海自刎身亡……”负责战后整肃狼藉的将吏,走过来跟诸人禀报道。

荆振、朱贞对王元逵、王茂父子是有大仇,对王元逵、王茂父子的死没有半点惋惜之意。

李知诰、孔熙荣、冯宣只是搓手而叹。

王元逵、王茂父子要是最后投降被俘,至少还不用死,但对他们来说,沦阶下囚,比死好不了多少。

而他们曾经有过选择,是他们的贪婪与不甘,葬送最后的选择,他们大概也不想活下来被人嘲笑余生吧?

当然,王元逵、王茂父子临死前射杀府中女眷殉葬,也凿实残暴可恨。

“如此残暴之人,当将他父子二人的尸首拉到城头,曝尸三日再弃之荒野,醴泉城里也要找来石匠刻碑书其残暴之事,以警示后人;其他尸体另挖坟安葬了。”荆振、李知诰都不便直接对王元逵、王茂父子的尸体处置说什么话,孔熙荣直接说道。

荆振挥挥手,示意此间负责的武将遵照孔熙荣的话去做。

除了派人即刻动身赶往洛阳报捷,荆振又与李知诰、孔熙荣商议着,随后将成德军中高级俘将二百一十六人以及王氏亲族一百五十六人,押往洛阳献俘。

至于其他的俘兵要如何处置,以及后续的战事安排、关中诸州的防务、府县官员的任命等等,则要等韩谦从洛阳传诏。

当然,对在年中之前收复关中,洛阳早就有预测,而后续对关中治理、防务安排,韩谦也早就传诏征询荆振、孔熙荣、李知诰、冯宣以及柴建、朱贞等人的意见。

即便没有公开宣扬,但这时候大梁重臣宿将心里都已经非常清楚,韩谦心里已经将天下重归一统视为己任。

随着大梁疆域的不断扩张,后续如何治理地方也已经成为朝野将臣议论与关注的重心。

前朝初期仿照西汉时的刺史制度,将天下按照山川形势、交通便利,分为十五道,按需要设立监察性质的官员协助中枢监管州县,但只起到监察性的作用,并没有在州县之上形成真正意义上的行政区划分。

前期到中后期,最初用于边境地区的节度使制度被广泛用于全国,天下政区基本被各节度使瓜分,以致最多时天下出现四十多个藩镇,形成地方藩镇割据的局面,最终致使前朝覆灭、天下四分五裂。

梁晋蜀楚立国之后虽然在延续旧制的基础上,也花了很大的心思去推行既方便治理地方,又能限制地方势力坐大、权臣割据的新制,但时间都太仓促,都不是很成功。

一定要说有能借鉴的例子,那就是当年在削藩战事之后,为方便杨元溥掌握收复的湖南诸州壮大势力,天佑帝在潭州设行尚书省辖管潭朗岳鄂诏衡叙辰诸州,可以说较为成功的一例。

杨元溥登基继位,湖南行尚书省继续保留下来,但不再设统摄军政的行尚书令,而以宣慰使、转运使、按察使分掌湖南诸州的军政、财赋以及刑狱监察等职。

这样既方便对地方的治理,成功压制地方势力抬头,又避免军政大权过度集中到一人手里。

韩谦现在就有意愿在收复关中之后,直接成立大梁的第一个雍州行省,左内史府、议政院也就相关问题,反复讨论过好些日子。

四天后,高绍与洗寻樵、韩成蒙等官员,携带韩谦的诏书赶到醴泉,与荆振、李知诰、孔熙荣等人会合,正式宣布成立雍州行省,以雍州为行省首府。

除了今年五月之前收复的凤、岐、雍、同等州县后续都将改府县制以及即将收复的渭北诸州外,汉中府、金州府、商洛府、华潼府,都一并置入雍州行省辖域。

相比较湖南行尚书省,雍州行省将以经略使、按察使执掌兵民政事及吏治监察刑狱等事,第一任经略使、按察使由荆振、洗寻樵出任,同时也明确五年的任期。

韩成蒙出任首府雍州府第一任知府事。

虽说经略使之下设有兵备司辖管地方兵政及预备役部队,但现役主力作战部队,犹由各个行营军直辖。

根据战事的需要,将于陇山以西设陇右制置使府,辖秦州、成州、武州,治天水,以柴建为陇右制置使兼领陇右行营军都统制,辖赵慈、侯莫、周通等三旅步骑负责从陇山以西的防务以及从南面往北打击占据银夏等地的平夏部羌骑势力。

以商洛行营军及梁州军邓泰、张松、柴训等部,编雍州行营军,总编六旅三万现役步骑战卒。

冯宣以雍州行省经略副使及庆原延麟诸州都督军事兼领雍北行营军都统制;除了收复庆原延麟等渭北四州外——事实上五月中下旬,庆原延麟等渭北诸州的守军都不战而逃,冯宣兵不血刃夺得这四州之地并入雍州行省——雍北行营军后续还将负责从西翼进攻蒙兀北院控制的领地,对其进行军事打击。

梁蜀目前关系还没有破裂,不会直接设置行营军,但也必然需要驻以精锐主力,盯住梁蜀两国的边防。

韩谦使朱贞出任梁州府(汉中)制置使,率领两旅步骑坐镇梁州。

《楚臣》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汉王中文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汉王中文!

喜欢楚臣请大家收藏:(www.hanwangzw.com)楚臣汉王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楚臣最新章节 - 楚臣全文阅读 - 楚臣txt下载 - 更俗的全部小说 - 楚臣 汉王中文

猜你喜欢: 三国之我是袁术攻取天下寒门状元天下第一医馆寒门祸害乱清秦时小说家重生南美做国王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大唐第一少大魏能臣大唐官抽个美女打江山大唐第一狠人抗日之铁血智将超级兵王医入白蛇横扫晚清的无敌舰队抗战之最强兵王惊雷欺世盗国民国谍影北宋大丈夫名门寻唐浴血兵锋
完本推荐: 开局富可敌国全文阅读绝地求生之无冕神枪全文阅读超级黄金手全文阅读这个天国不太平全文阅读借天改明全文阅读神帝归来全文阅读斗罗大陆全文阅读争霸天下全文阅读偷香邪医全文阅读我和美女院长全文阅读重生之嫡女无双全文阅读龙魂兵王全文阅读绝世宠物全文阅读喜乐农家全文阅读魔兽世界之吉尔尼斯王子全文阅读剑凌九界全文阅读超级神掠夺全文阅读我的美女俏老婆全文阅读卿本佳人全文阅读请你留在我身边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最强高手在365bet体育线上万界仙王365bet体育线上绝品仙医地球第一剑伏天氏长生十万年武傲九霄365bet体育线上少年医生重生之战神吕布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天命修罗弃少归来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乡村极品小仙医神魔之上重生当首富继承人狼与兄弟超级寻物APP尊上去相亲吧,爸爸无敌神龙养成系统快穿:炮灰女配要反攻诸天一页最强透视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九转神龙诀绝世战魂重生六零:翻身做主小媳妇噬天龙帝

楚臣最新章节手机版 - 楚臣全文阅读手机版 - 楚臣txt下载手机版 - 更俗的全部小说 - 楚臣 汉王中文移动版 - 汉王中文手机站